一辆行驶中的银灰色小汽车。

  “嘿嘿,不错嘛!扮老家伙哦!这个造型很适合你。”朱华标坐在后排的驾驶室后面,手里拿着一支手枪,枪口正对着张德华的脖子。

  张德华头也不转地笑了笑,仿佛指着自己脖子的不是手枪一般:“你也不错呀!这么快就反应过来,还追上了。”

  “废话少说,宝石呢?”朱华标得意一笑。

  “留在公寓楼,没时间拿走,怎么?你们没搜到吗?”张德华看着前方的路面,故作惊异地说道:“我知啦!肯定是你没耐性仔细搜了。”

  朱华标通过车内后视镜看着张德华的表演,他绝对不相信张德华来不及带走宝石,一颗价值八千万的宝石,又不是八千万现金,怎么会没时间带走。

  “你觉得这次你还能跑得了吗?”朱华标看到张德华拒不配合,开心地笑道:“对了,好像我们的位置换了,上次我揸车,你揸枪,现在轮到我揸枪,你揸车了。”

  “不会这么没人情味吧!刚才你扑街上,我好心急刹车,不然你就被撞死了。”张德华笑道。

  “超——!”朱华标撇嘴不屑道:“大家逢场作戏罢了,你扑倒街上我也会急刹车的,不杀人就算是救人?你们做贼的都是这种神逻辑吗?”

  张德华摇头笑了笑:“我就知道跟你们当差的做不了朋友。”

  朱华标立刻反驳:“贼和警察本来就不可能是朋友。”

  张德华神色有些黯然,他一向独来独往,倒希望有个知己朋友,可惜他没什么时间了,朋友一词只是奢望。

  “湾仔警署你知道在哪了吧!”朱华标摇了摇手上的手枪笑道。

  “知道!”张德华摇了摇头,甩开杂念:“老规矩,送到警署,就算你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