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還是假的?”一顆明凈如鏡的光頭說道。

  “真的!”老家伙喉嚨似乎有些問題,用一支助力發聲器頂在喉管上,慢悠悠地說道。

  “我說是假的。”油光錚亮的光頭上出現一只大手,這只大手不僅在光頭山摸了摸,還撓了一下。

  “真的!”老家伙戀戀不舍地把藍色的寶石放回箱子里面,再次重復說道。

  “**you!”兩名身材高大的白人憤怒地叫著:“你他媽的什么意思,貨已經送到,把該我們的錢給我們。”

  “咔嚓——!”光頭佬突然從西裝內襯拔出一支手槍,兩名白人警惕地同時拔槍指向光頭佬,不過他們愕然地發現光頭佬的槍口不是針對他們兩個,而是指著驗貨的老家伙。

  “我說是假的!”光頭佬用槍指著老家伙的太陽穴說道。

  老家伙大口地吸了一口雪茄,然后再慢慢吐出,轉頭對著光頭佬,好像沒有看到光頭佬的手上的槍似的,肯定地說道:“我說是真的。”

  “fuc——!”白人鬼佬的話還沒說完,光頭佬就迅速調轉槍口。

  “砰砰砰砰砰……”

  連環槍聲響起,兩個鬼佬還想不明白對方為什么開槍,人就已經躺在地上了。

  看到光頭佬黑吃黑,財貨雙收,老家伙眼睛都不眨一下,仿佛司空見慣了一般慢悠悠地站起來。

  “想出貨可以找我,我有買家,三成傭金,有意call我。”老家伙一邊走一邊說道。

  光頭佬也不理老家伙,只坐在沙發上貪婪地看著箱子里面的那塊天藍色的寶石。

  “這顆寶石值八千多萬,你們幾個給我二十四小時盯著。”光頭佬得意地把箱子合上。

  ……

  第二天凌晨。

  重案組朱華標正在整理資?-->>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