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多久?”

  “四個星期!”

  “嗯——”

  “情況比我想象中還要糟糕,如果內出血或者別的惡化,甚至隨時可能會死。”

  “哦——!”青年男子臉上的表情平淡得就像是在聽別人的故事一般。

  老醫生搖了搖頭,他行醫一生,見過很多身患絕癥的病人,他們或痛苦、或絕望、或恐懼、或心如死灰,這么平靜面對的卻是第一次遇見。

  “給我開四個星期的止痛藥。”青年男子拿出兩捆現金放在老醫生的桌子前。

  老醫生想了想拿出四瓶含嗎啡的高強度止痛藥,這類藥品輕易是不能開出的,不過對于眼前的青年人來說,什么都無所謂了,老醫生希望青年走的時候也能像現在這般從容,這般淡定瀟灑,而不是被病痛折磨得沒有尊嚴地死去。

  “再見了!”青年人拿起桌子上的止痛藥放進背包里面,平靜地點頭說道。

  “恐怕,我們沒有機會再見了。”老醫生突然感觸地說道。

  “這輩子而已!”青年人走到門口,突然停住腳步,轉頭灑脫地微笑道。

  他走時的背影非常地瀟灑,仿佛他不是走向死亡,而是擁抱生命,既然無法選擇死亡,那么就要用自己的方式來走完這一段路。

  ……

  灣仔。

  時代中心廣場寫字樓。

  萬利財務公司。

  “劉生您好!放心吧,只要手續齊全,最快三十分鐘就可以放款的。”財務公司的中年油膩經理諂媚地笑道。

  青年男子沒有說話,只微微地笑了一下。

  中年油膩經理接過青年男子手上的牛皮紙袋,臉上的笑容頓時僵住了。

  “劉生,你是在耍我,還是在玩我。”中年油膩經理看著牛皮紙袋-->>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