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搞定了,伯父伯母接回來了,不過對方跑了兩個人,伯父也受了點輕傷,我現在立刻趕過去接應你。”占米喘氣地邀功道。

  “好——!”飛機只說了一個字便咬牙掛斷了電話,占米如果早一分鐘打過來,他就能全身而退,現在只能看東莞仔的表現了。

  “鈴鈴鈴鈴……”

  飛機剛剛掛斷電話,倪永孝的電話便響了起來。

  “喂——!”倪永孝拿起電話說道,一邊聽著一邊怪異地看著飛機,不一會兒便掛斷了電話。

  “不錯嘛!這么快就救出你老豆老母。”倪永孝攤手笑道:“不過似乎晚了一點,看來你的時間觀念一般。”

  飛機苦笑地往四周看了看,碼頭四周全部都是倪永孝的人,這家伙開始后悔自己托大,沒有向自己的便宜姐夫求救了,雖然這樣肯定會被徐一凡狠狠地叼一頓。

  “真沒得談?”倪永孝后退一步,失望地看著飛機搖頭說道:“其實人追求那么多都是為了什么,不就是為了活著,人都死了,還有什么用?”

  “黃sir,倪永孝要動手了。”陳永仁雙手插在口袋里面,面不改色地給黃志誠敲打出一組信息。

  黃志誠直接忽略掉陳永仁的報告,他要釘死倪永孝,自然是要等他殺人后再行動,雖然這有違警察的紀律,甚至是違法。

  飛機用行動回復倪永孝,伸出左手,向倪永孝比了一個中指。

  倪永孝遺憾地點了點頭,如果可以做好人,誰愿意當一個壞人。

  倪永孝黯然轉身,看了號碼幫的李武一眼,便往車子走去。

  號碼幫的刀手李武了然,右手一甩,抽出了腰間的砍刀,與倪永孝同步走路,一個往前一個往后,李武獰笑地往飛機走去。

  飛機也?-->>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