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尔律治说过:倘若人不能升空成为天使,那么毫无疑问,他将下沉成为魔鬼,他不可能停留在兽性。

  最野蛮的人肯定不是野兽,他更坏,非常坏。

  尖沙咀警署。

  拘留室。

  黄志诚仰着头看着墙壁上的挂钟,很快就到四十八小时了,内部调查科的人没有申请拘捕令,最长只能拘留嫌疑人四十八小时,走出拘留室容易,让别人相信自己则很难。

  人心是世界上最复杂的东西,这一点没有人比黄志诚清楚,有的人可以笑眯眯地对着你,心里却是暗藏怨恨,有的人表面上可以古道热肠地帮助你,心里却是处心积虑地要害你,有的人真诚,实则阴险,谁能想到警察模范的刘建明,是一个包藏祸心的内鬼。

  不够证据,是的,黄志诚不够证据,虽然他已经让反黑组的手下从刘建明的办公室搜查到一套监听设备,也从反黑组的会议室及自己的办公室找到了相匹配的窃听器,证明刘建明确实有窃听反黑组的事实。

  “没用的,根本就没有人相信刘建明是韩琛的内鬼,连陆启昌都是半信半疑,你自己也看得出来的,还是想办法怎么救自己先吧!”黄志诚的身后突然响起一道声音。

  黄志诚迅速惶恐地转头,看到了另一个自己,一个长头金发碧眼的自己。

  “原来,我真的也有。”黄志诚声音颤抖地说道。

  金发黄志诚摊手笑道:“当然,每一个人都有,凭什么你没有,难道你以为你是天遣之子吗?”

  “不对,我认识一个人就没有。”黄志诚想起朱华标,立刻反驳道。

  “你确定?”金发黄志诚揶揄地笑道。

  黄志诚的脸色一变,双眼瞳孔放大,他想起自己便是看漏了刘建明,最后一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