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生,那个姓黄的是尖…尖沙咀的反….反黑组高级督察,咱….咱们得罪了他,以后在尖…尖沙咀很难有所作为的。”飞机的智囊之一,师爷苏担心地提醒道。

  飞机转头望向占米。

  占米低声地说着:“老大,要不要!”然后比了一个划脖子的手势,这个反黑组督察跟‘忠信’过不去,不代表下一个反黑组督察也跟‘忠信’过不去,占米最近有些飘了。

  “千万不要乱来!”飞机身边的陈耀赶紧开口说道:“我们‘忠信’之所以等立足并有现在的势力,靠得就是不踩政府的红线,过分的是我们不做,一直摇摆着法律不明确的灰色地带,条子也拿我们没办法,只要我们照着铜锣湾的节奏来,姓黄的根本就拿我们没办法。”

  飞机点了点头,虽然他也很想干死黄志诚,但是陈耀说的才是正道,黄志诚如果要乱来坑自己,师爷苏那些律师团队也不是吃斋的,投诉、诬陷、泼脏水样样精通。

  “那就这样了,全力对付倪家,黄志诚那边就交给师爷苏负责,我们是求财不是求气,狗咬我们一口,我们不是一定要咬回去。”飞机拍拍手说道。

  飞机的手下全部满意地点头,出来混的,哪个不是求财,那些不知所谓求威风的,早已经被时代淘汰,坟头草都已三尺,现在的铜锣湾谁还记得曾经叱刹风云的陈浩南等人。

  ……

  尖沙咀警署。

  “黄sir,查不到何细辉的姐夫,何细辉确实有一个亲姐姐叫何敏,但是何敏还没有嫁呀!目标人物的家庭关系很简单,父母住在湾仔,还有一个女朋友跟飞机同居,就这些了。”黄志诚的助手翻着资料说道。

  “不可能!”黄志诚肯定地说道一把夺过助手的资料,翻开迅速阅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