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孝,消息已经散出去了,有几个报社记者在远处偷拍。”倪四给倪永孝递上三根香:“我们在澳门的暗线收到风,Mary果然没有一点回来祭拜韩琛的意思,现在还在澳门大本营,看来还是畏惧我们倪家对她不利。”

  倪永孝接过倪四手里的香,脸上的表情很肃穆,没有说一句话,只默默地上前一步,然后单膝蹲下,在韩琛的坟前插上三炷香,也是唯一的三炷香,韩琛死了几年了,竟然没有一个人祭拜过他,包括他最爱的老婆,还有那些所谓的忠心手下,倪永孝反而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拜祭他的人。

  “人走茶凉,阿琛才走几年,现在道上的年轻人,已经没几个人记得起韩琛了。”倪永孝低声地感叹道。

  倪四跟陈永仁没有说话,倪永孝脱下西装外套递给倪四,一边说着一边解开白衬衫袖口的扣子,很快就卷起了袖口。

  “黑道是混不了一辈子的,我最近让人全力调查了一下何细辉,发现这个家伙不沾黄赌毒,却依然能活得很潇洒,有钱有人,不比我们倪家捞得少呀!你们猜他是怎么做到的。”倪永孝说着已经弯下腰,给韩琛的风头上清除杂草,韩琛虽然死了才几年,可是一直没人来扫墓清理,坟头上已经绿了一片。

  “阿孝,你——!”倪四看着倪永孝的动作迟疑道。

  “没事,阿琛以前确实为我们倪家立过许多汗马功劳,阿爸在的时候常说,做人要知恩图报,人死仇消,算起来,还是我们倪家欠他的,阿仁,你也来,我们兄弟俩一起。”倪永孝微笑着招手道。

  “哦——!”陈永仁愣了一下,倪永孝的城府太沉,演技太稳,他看不懂倪永孝说的是真心话还是做给台阶下的手下和记者看。

  “阿孝,你想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