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一凡聽著珍妮和阿美等人的訴說,臉上的表情沒有多大波動,仿佛聽街口的王婆說,今天的菜價漲了一毛五一般。

  “這么說,你們都有向警署報警,警署都是敷衍你們先私底下調查,甚至警署的人都不知道他們是出什么秘密任務的?”徐一凡平靜地問道。

  “對對,沒有人知道老陸出了什么任務,我讓老陸的手下調查了一下,他失蹤前的最后一個案子是調查黃一飛的那一億贖金下落,我找人證實了,當時的李鷹李sir,和陳家駒陳sir也是在查這個案子,而且他們是同一天失蹤,都沒有行動備案,應該是跟這個案子有關。”陸啟昌的老婆向徐一凡說道,這個女人倒是頗有些能力,竟然查到了這么多。

  “怎么會沒有遞交行動策劃書呢?李鷹不是會犯這么大疏忽的人呀!”莎蓮娜疑惑地說道。

  “老陸也不是!”陸啟昌老婆趕緊說道:“他做事嚴謹,不會犯這種低級錯誤的。”

  “家..家駒也不是魯..不是那種人!”阿美不自信地憋紅著臉說道。

  莎蓮娜和珍妮尷尬地轉移視線,陳家駒做事不魯莽才怪。

  “那就是說,能夠讓他們出任務,又沒有留下行動備案的,肯定是有高層的警務人員插手了,老陸是警司職,比他的職位高,而且能夠同時使喚中環、灣仔兩個警區的高級督察,只有警察總部的高層。”徐一凡摸著鼻子總結道。

  “一凡,你是說有警察總部的高層要害陸sir、李鷹、家駒他們?”莎蓮娜反應過來有點緊張地低聲說道。

  其他女人聽到莎蓮娜的話全部臉色一白,一臉驚慌地望向徐一凡,莎蓮娜的推斷太恐怖了,陸啟昌三人又真的消失般的失聯,不是笨蛋都明白他們三人兇多吉少。

  “什么?-->>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