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鹰,事情好像有些不对头,不是把我们押回警局吗?怎么我感觉越走越偏的样子。”陆启昌转头低声地说道。

  这个时候他们三个都被缴下枪械,反手拷上了手铐,押进了警车里面,对面坐着是罗森与螃蟹,手上也带着手铐,那些澳门司警把所有人都拷上,逮捕回警局问话。

  李鹰似乎想到什么,脸色越来越差。

  车子很快就开进了一个很大的废弃厂房,停了下来,李鹰的猜测成为事实。

  “森哥,蟹哥!”坐在警车里面监视着一车人的两名警察板着的脸突然谄媚地笑了起来,手脚利落地给罗森和螃蟹解开了手铐,有一个机灵的家伙还迅速向螃蟹递上一根香烟,殷勤地打火。

  这个时候不用李鹰说,陆启昌和陈家驹都明白过来了,自己三人又中计了,或者这根本就是一条计中计,这些抓人的司警全部都是罗森和螃蟹的手下冒充的。

  李鹰想到这里就是一阵愤怒,罗森与螃蟹已经不是第一次使用这一招了,想不到自己等人竟然也会中计,真是要气死人。

  “好了,你们先走吧!这里就交给我们处理了。”螃蟹说着掏出一叠纸钞,扔给身边的一名司警。

  “谢谢谢谢!谢谢螃蟹哥!那我们先走了,有什么吩咐,电话all一声就行。”拿到钱的司警开心地拍着胸口叫道。

  这一次倒是李鹰想差了,这里面的人还真是正牌的澳门司警,不是冒牌货,只是,什么纪律现在是有目共睹的,他们当然不是为什么伟大的资本主义社会服务,更别指望他们为人民服务了,他们是为钱做事。

  “好了,三位阿sir,临死前有什么要说的吗?”螃蟹跳上一个废弃的木箱子上说道。

  罗森没有说话,大家都是聪明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