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志诚穿着一条印着蜡笔小新的内裤,瑟瑟发抖地蹲在港澳码头,远处昏暗的路灯斜射着黄志诚的后背,这家伙的皮肤还真白。

  黄志诚这个家伙也是倒霉,惹谁不好,偏偏惹上了螃蟹这个小心眼的家伙,泰国佬惹了螃蟹被扔下海,指不定现在还在游水,如果不是罗森说话,螃蟹搞不好连底裤都不给黄志诚留一条,让你成为第一个在澳门裸跑的港岛督察。

  时间倒回一个小时前。

  “你是认真的?”罗森说着收起了笑容。

  “我只想见Mary,并没有要跟你过不起的意思,或者你们跟她说下,就说黄志诚要见她。”黄志诚看到罗森背后的‘鬼’表情变色,降低语气说道。

  “我不是问你这句话,前面那句话,我问你是不是认真的?”罗森脸色不善地重复说道。

  “我看他就是认真的。”螃蟹阴阳怪气地笑道:“他刚刚说如果今天见不到Mary,就要跟咱们赌场对着干,把Mary逼出来。”

  黄志诚在尖沙咀大小也是一个重案组督察,手下管着十几号人,上面是陆启昌撑着,重话都很少说,哪里受得了螃蟹阴阳怪气的腔调,再加上螃蟹刚刚赢了他几百万,立刻黑着脸叫道:“对,凭我的能力,赢你们有些难度,但是我不信你们24小时都守在赌场,我赢你们赌场里面的其他荷官还是自信满满的。”

  罗森双眼瞬间闪过一丝厉色,然后又恢复了平静,他的心境转变太快,黄志诚甚至都来不及捕捉,罗森已经托了托眼镜,转身走了。

  黄志诚说得没错,赌场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蟹,你处理吧!”罗森身后飘来这句话,走到门口的时候,罗森又停了一下:“别太过火了。”

  罗森自然能看出黄志诚应该是认?-->>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