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岛警察总部很快收到湾仔警署报的案件,虽然方洁霞代笔的案件报告写得非常漂亮得体,但是能够在总部做事的决策层哪个不是老油条,立刻看出了这个案子的刺手。..

  案件里涉及的两位犯罪嫌疑人一日没定罪只是嫌疑人,如果对方真是案犯的主谋,根本不可能会乖乖回港岛受审,那么必然会触及到外交周旋,这是一个烫手山芋了,一个处理不好,降职还好,被当替罪羊踢开才是最惨的,这个即将大变动时期,谁都不想多事,继续往面报告。

  案件报告一夜之间到达警务处一哥的办公桌,能当整个警察部队的老大,自然更是老油条的老油条,处长还没完全看完整篇案件报告,已经秒懂,对自己的那些手下心态了然于胸,这些老家伙,做事个个扮死狗,耍太极全部都炉火纯青,别人可以推来推去,他可不行,只能立即批示,由警务处出面,联系澳门警政厅。

  虽然港岛的警察部队有心理准备,跨境办案不会很顺利,尤其合作对象是劣迹累累的澳门警政厅,但是他们绝对不会想到,他们午才向澳门警政厅发出信函,下午这份抓捕信函放在了金莲花赌场的办公室。

  “杜sir,谢了!拿给兄弟们喝茶。”罗森一脸笑意地拍了拍那个杜sir的肩膀。

  “葡萄牙人是什么看法!”mary板着脸问道。

  办公室里面除了罗森和澳门警政厅的那个杜ary和板着手站在一旁的螃蟹,名义,管理丁瑶在澳赌场业务的负责人是mary,罗森和螃蟹只是副总,这事当然是mary出面。

  “刘小姐请放心,葡国佬能有什么看法,他们每年从您旗下的赌厅捞走多少钱,他们自己心里有数,当然是倾向于贵赌场这样的纳税大户,能安稳捞钱,谁愿意自找麻烦,这事本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