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绝对是空包弹!”撸枪老司机徐一凡蹲下捡起几颗弹壳肯定地说道。

  “什么情况,怎么会有这么多空包弹弹壳?”原先是陈家驹这个好事的家伙怂恿大家,现在陆启昌也好奇地问道。

  “这里还有血迹!”陈家驹这个家伙就是一个狗鼻子,趴在地上嗅了几下竟然找到了一些血迹。

  陈家驹和陆启昌一同抬头望向徐一凡,并不是说徐一凡的官职最高,而是徐一凡这个家伙破案太过于神奇,好像就没有他破不了的案件,几个好朋友在一起已经习惯性以徐一凡马首是瞻的。

  徐一凡站起身来,摆了一个福尔摩斯般姿势,抬头四十五度角仰望夜空,摸了摸鼻子,在陈家驹和陆启昌紧张地等待中,徐一凡憋出一句让陈家驹和陆启昌吐血的话。

  “我觉得还是粥档的海鲜粥好喝,不如回去宵夜吧!”徐一凡一付关我鸟事和关你们两个鸟事的表情。

  徐一凡的消极表现自然是招来陈家驹和陆启昌的一同鄙视,你丫还是不是一个正义的警察哦!却不知,徐一凡虽然是一名警察,但是也不敢这么侮辱正义二字,至少在人品上,这货是拍马都比不上陈家驹、陆启昌二人的。

  “啧啧——!”陈家驹这个变态家伙竟然用手指沾了一下地上的血迹,用嘴巴尝了一下。

  “甜的,不是血迹,难怪味道这么古怪。”陈家驹笃定地说道。

  徐一凡和陆启昌一脸的黑线,尼玛呀!万一是真的呢,你丫不成吸血鬼了,不过虽然心里这样想,但是陆启昌心里还是很佩服陈家驹破案的干劲,至于徐一凡,更加认定陈家驹就是一个白痴,这种人就是要用来背锅的。

  “好奇怪,有弹壳,但是没有弹孔,真的是空包弹,还有伪装的血迹,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