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楼海鲜粥档。

  “你说请我们两个宵夜,不会就是请我们两个喝粥吧!”徐一凡用汤匙搅着粥里面的鲜虾,抬头说道。

  陈家驹听着徐一凡的话,也转头鄙视着陆启昌,“就是啊!不会大老远的来这只喝粥吧!”

  陆启昌无语地看了看徐一凡又看了看陈家驹。

  “你们两个家伙到底有没有认真听我说什么,就不能安慰一下我。”陆启昌笑骂道。

  徐一凡不说话,轻轻喝了一口热粥,咂咂嘴,味道非常好,鲜!

  陈家驹却是忍不住话唠了。

  “靠!不就发牢骚嘛!牙打掉了往肚子里咽,你这一点点委屈,跟我们两个比算个毛线,你们署长不过是敲打你一下而已,你问问一凡,我们的署长,那才叫不分昼夜的训人。”陈家驹鄙夷地叫嚣道:“而且我们两个现在跟停职休假有什么区别。”

  徐一凡想了想林雷蒙还真是这样,林雷蒙和标叔两只老狐狸,不但乐意骂人,还喜欢坑人,在他们手下做事,不打起十二分精神,分分钟被坑。

  “我不是说这个,大家当差的,谁没有个起起落落挨批过,你们两个纯属自己要撞破脑袋。”陆启昌摊手说道:“那些鬼佬说什么,你们顺着他们点不就行了,督察级以上的警官每年的品格审查都这样的啦!现在九七快到了,他们的问题是会更加敏感刁钻一点,但是忍一下不就行了,什么事等过渡了九七再说。”

  徐一凡笑了笑,他明白陆启昌的意思,这也是警队里面大部分警官的想法,并不是说每一个人都是卖国贼,他们不过是想骑墙观望一下罢了,徐一凡自然也可以骑墙观望,或者先委曲求全,等审查过后再阳奉阴违,李文斌、李鹰等人就是这么干的,他们的审查期已经过-->>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