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喜呀!最近新聞報紙上都是你的威風事跡,讀心神探!”一個臉色與他的年齡不相稱滄桑的年輕人說道。

  “給!”年輕人說著向對方扔過去一根香煙,中年男人順手接過,猶豫了一下,把香煙放進上衣的口袋里面。

  “戒了!”中年男人笑了笑:“這幾年過得怎么樣?”

  “我可以爆粗口嗎?”滄桑年輕人說道。

  “算了,你還是別說了。”中年人趕緊攔住說道。

  年輕人比了一根中指。

  “你牛逼,煙仔都能戒,我戒了五次了,五次都又抽回來,這輩子都離不開煙了。”頹廢年輕人搖頭哭笑道。

  黃志誠拍了拍年輕人的肩膀,許久之后,沒有說什么,靜靜地等對方一根香煙抽完才開口說道:“對不起!”

  陳永仁抬頭奇怪地看了黃志誠一眼。

  沒錯,這對聊天喜歡上天臺的cp正是黃志誠與陳永仁,兩人上一次在云來茶樓的陽臺一聚之后,直到現在才又有機會聚在一起,黃志誠住院期間,陳永仁倒是也喬裝到醫院探望過黃志誠,只是那時候黃志誠在昏迷中。

  “你對不起我什么?又是真有的話,趕緊折現出來,最近窮死了。”陳永仁笑道,不想談論這個話題。

  不過陳永仁不知道的是,黃志誠分明看到陳永仁身后的一個話嘮‘鬼’指著自己的鼻子罵道:“你他媽這個假洋鬼子,說好三年,三年之后又三年,你他媽在醫院是躺舒服了,還有美女護士料理,我他媽每晚都睡不踏實,多他媽怕做夢說夢話,告訴全世界,我是個臥底。我是一個隨時準備好,處心積慮要出賣自己親兄弟的狗屎臥底。”

  黃志誠默然,他以前一直以為陳永仁對當臥底是沒有任何抵觸的,現在看來,自己以前-->>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