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指断过,这具尸体果然是被害者刘思明的,涛仔立刻通知鉴证科同事,对了,帮我拨行政组的电话,案子已经破了,要报备一下,这个案子是尖沙咀黄sir一起合作侦破的。”朱华标很快就砸破砖墙,把尸体从灶台底下挖了出来。

  黄志诚听到朱华标的话愣了一下,这个人果然是一个志诚君子,案子破了一点都不贪功,这个案子其实已经破了大半,自己不过是帮忙找到被害者尸体而已,朱华标话里的意思依然是一起出力合作的。

  朱华标这家伙也不怕脏累,死者脸部已经被划烂,看不出本来的面目,不过朱华标很快就想起被害者资料上显示,刘思明年轻时混过古惑仔,被人砍断过一根中指,现下一对比,已经有九成九的把握这具尸体就是刘思明的了。

  “妈的,你这个王八蛋真是个变态,杀了刘思明也就算了,还毁人尸体。”重案组的警员愤怒地在丁坤的肚子上狠狠地轰了一拳,朱华标把尸体拖出来之后,大家才发现死者刘思明尸体是被丁坤从中间砍断腰骨的,然后对折塞进灶底用水泥和砖砌了起来,不然一个正常人的尸体无论如何都塞不进这么小的空间,也正是如此,警方几次搜查房间,都因为思维惯性下忽略了这一点。

  “黄sir,你怎么这么神奇?我看你以前不认识丁坤的吧!怎么一下子就判断出他把被害者尸体藏在灶底。”朱华标心直口快藏不住秘密,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我能看到人心里的‘鬼’。”黄志诚认真地说道。

  朱华标耸了耸肩膀,他以为黄志诚嘴里的‘鬼’是所谓的第二人格,港岛所有的行动部门,只要开过枪射击嫌疑犯的,大多都要做心理审查,徐一凡很有远见,很早就在自己的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