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sir,這么晚你還來呀!”秦熙蕾抬頭望了走進來的男人一眼笑道:“這次要看什么,對了你上次跟我提過弗洛伊德的動機與人格已經有貨了,不過這沒什么人買,我只進了一套,你現在要嗎?”

  “那個男人還是不愿意跟他老婆離婚嗎?我早就跟你說過了,男人都是這樣的,吃著碗里瞧著鍋里,你自己應該是清楚的,自我欺騙的感覺不好受吧!”說話的是尖沙咀重案組黃志誠,他牛頭不對馬嘴地說道。這個家伙改變非常地大,胖了許多,一頭卷卷的長發不修邊幅地披到肩膀上,與以前的精明干練簡直是兩個人。

  只是這個家伙不是應該成了植物人,躺在療養院的嗎?怎么現在已經出院了,而且看著架勢,已經恢復好了。

  秦熙蕾愣了一下,臉上僵硬地笑了笑,不過她好像也有些熟悉黃志誠,倒也不像別人用看神經病的眼神看黃志誠,只是避開黃志誠的眼睛,專心整理柜,不再說話。

  黃志誠突然苦笑地搖了搖頭。

  “你看,你每次都是這樣,對,對,我明白,我只是一個陌生人,沒資格說什么,我只是想說,幸福是要靠自己爭取的,你不去爭取,只一味地妥協怎么會有幸福,別人只會把你踩得更低。”黃志誠搖頭晃腦地說著。

  這么大晚上的,如果是別人肯定會非常害怕,秦熙蕾也有一些害怕,不過想到這里是在灣仔警署大樓側,繼而又想到自己的男人,秦熙蕾總算沒那么膽怯,而另外兩個女店員每次看到黃志誠來都閃得遠遠的。

  因為黃志誠雖然是站在秦熙蕾的面前說話,但是卻是面對著秦熙蕾的右側,就像在跟一道空氣說話,港島的鬼神文化有那么發達,任誰都會害怕。

  秦熙蕾雖然不想跟黃志誠說話,但?-->>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