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世會后院。

  “丁瑤夫人是什么意思?如果是有什么需要我幫忙的地方,請盡管開口。”侯部長夫人滿臉笑容地開口笑道。

  端木若愚把支票放下桌子上,看了看坐在侯夫人右側的侯部長一眼,心里清楚,這句話是侯部長問的,看來真的是有錢好辦事。

  “沒有!”端木若愚笑了笑。

  “什么沒有?”侯部長夫婦疑惑地對視了一眼。

  “丁夫人沒有什么要麻煩侯夫人,只是單純地響應侯夫人的號召做善事罷了!”端木若愚認真地說道。

  沒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丁瑤正是一個搞慈善的人?

  侯部長夫婦自然是不會相信,不過端木若愚沒有松口,這讓侯部長夫人也猜不透丁瑤的意圖,但是三千萬黃橙橙的支票,不收下就真的太暴殄天物了,反正丁瑤如果要求自己丈夫,最終還是會找自己開口的。

  侯部長夫人親自送端木若愚到門口,讓在門口等待消息的周朝先夫婦和丁宗樹夫婦臉色變了一下。

  “朝先、宗樹,你們幾個先回去吧!老侯累了,想休息一下。”侯部長夫人臉色也有些不好地說道,真是不怕不識貨,只怕貨比貨,周朝先倒是大方,剛剛崔妙香給侯部長夫人交靈骨塔義捐支票的時候,不是真的給了十個靈骨塔的金額,而是一張六千萬的支票,這筆錢是丁瑤的兩倍,但是侯部長先入為主,認為這是周朝先看到丁瑤出了三千萬之后,才臨時加價的。

  最重要的是,丁瑤是純送錢的,而周朝先的六千萬卻是政治獻金,是給老侯用來上下打點,讓周朝先有機會選進****會的運作費,丁宗樹就更不用說了,這個摳貨竟然真的拿幾百萬來打發自己,活該老侯選擇周朝先也不選擇他,侯部長夫人越-->>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