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

  陈浩南背后中了两枪,把另外一个人压在了身下。

  “山山鸡,不要动,要活下去,不要为我报报仇,家!”陈浩南嘴皮颤抖了几下停止了心跳。

  山鸡紧咬牙根,他身上燃烧的火虽然被陈浩南给扑灭了,但是脚下裤管上的火还是在燃烧着,那种被活活烧着的疼痛,山鸡好几次差点痛晕过去,但是山鸡却躺在地上一动不敢动,因为在他的脑袋上方,是十几支黑洞洞的枪口。

  丁瑶太狠了,一颗炸弹,一把大火就杀了上百人,山鸡这才发现自己永远都在低估了丁瑶的狠毒,这个女人一开始就准备牺牲自己的手下来设套,不管结局如何,进入别墅主楼一层的人都要死,山鸡听着陈浩南的遗愿的心在滴血,陈浩南原本只是一个小混混头目,是自己,自己不甘心被人踩在脚下,自己要出人头地,自己要当人上人,这才把他拉下水。

  火大在继续燃烧着,所有逃出来的幸存者都倒在了保安组的枪口下,也已经没有凄凌的惨叫声从楼里面传出了,只有噼噼啪啪地大火燃烧着木器的声音。

  “阿峰,搭架,接丁女士下楼。”张爱军面无表情地转头对身边的一名大个子说道,这些被烧死的人,不是本地黑社会就是日本黑社会,他没有李富贵那种泛滥的同情心。

  “是!”

  丁瑶很快就从天台上坐悬臂吊篮车下来了,身后跟着一个美丽的女人,是端木若愚。

  “丁夫人,你没事真的太好了!”金士杰一脸惊喜状的诚惶诚恐叫道,他和忠勇伯已经从保安楼那边赶到了,此刻两人的心情只能用极度心寒来形容,忠勇伯虽然从来不把性命放在心上,但是这一次却也不敢正视丁瑶的眼睛,和金士杰并排一起,只敢看着丁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