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一凡枕在丁瑤的大白腿上,百無聊賴地問道:“你說你要漂白從政,我怎么感覺你都沒怎么做事,整天都很閑似的。”

  丁瑤白了徐一凡一眼,無語地搖了搖頭,芳心暗罵,我很忙的好不好,要不是為了陪你這個家伙,我現在就在做事了。

  “你不會是想用錢就可以搞定那些政客吧!”徐一凡轉頭仰視著丁瑤,丁瑤做事,徐一凡一向都很放心的,甚至偶爾還會給你驚喜,這次這么沉靜,不像這個女人的作風。

  “錢當然也可以收買,正所謂升官發財,你以為那些當官的擠破腦袋,寒窗十年真的是為了給人民當公仆,為人民服務?求財罷了。”丁瑤冷笑道:“不過對這些白眼狼,只一味地花錢可不行。”

  “哦!你還有別的辦法。”徐一凡更加地好奇了,要說丁瑤玩兒勾心斗角,徐一凡是很佩服的,可是政治這玩意拼的是無恥,拼的是硬實力,丁瑤好像不夠格呀!

  “這你真不懂,你自己不也是一個官嗎?越是高官越是害怕什么,就是怕我們這些黑道,因為我們不按理出牌,我們不走他們的那一套規矩。”丁瑤侃侃而談道:“荊軻刺秦、魚藏專諸,一擊得手,則拂衣而去,我們才能夠無視規則把那些家伙瞬間變為一無所有。”

  徐一凡有些尷尬地移開視線,他突然發現自己文化水平好像還沒丁瑤高,不過大概也能聽懂丁瑤的意思,黑社會怕政府,但是政府里面的高官卻也害怕黑社會的報復,尤其他只針對你個人的時候,而丁瑤正是要踏在這個平衡點上把自己撬高。

  “你看這些。”丁瑤說著拿起桌子上的一個牛皮紙袋伸給徐一凡。

  “什么東西!”徐一凡接過,感覺是文件之類的。

  “你先看一下嘛!”丁?-->>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