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

  蝦場。

  “忠勇伯早!”金士杰穿著一身青色的唐裝,人還沒走近,便搖手打招呼笑道。

  “金老師早!今天怎么有時間來看我這個老家伙,不是應該忙著跟丁夫人交接幫主的要務嗎?”忠勇伯在金士杰面前不敢托大,起身拿了一把竹板凳放下。

  “謝啦!”金士杰笑道坐下,跟忠勇伯坐成了一排。

  “昨晚發生了什么事知道了吧!”金士杰看著忠勇伯的蝦場說道。

  “整個天都翻過來了,我怎么會不知道,哎!蒼鷹大哥終究還是不能善終。”忠勇伯嘆了一口氣:“我凌晨四五點就起床了,睡不著。”

  金士杰哼哼了兩聲,莫名地問道:“今天,不釣蝦了?”

  “不釣、不釣了!”忠勇伯搖了搖手:“都不知道誰是魚餌,誰是執釣者。”

  金士杰默然,兩人久久沒有說話。

  “丁夫人派你來的吧!”忠勇伯突然開口說道,然后斜著眼睛瞥了金士杰一眼:“你真以為你有當幫主的那種本事與魄力?你能服眾?”

  “不能!”金士杰老實地答道。

  這讓忠勇伯愣了一下,認真地看著金士杰,等金士杰解釋。

  “可是,難道忠勇伯看不出來,雷公子更加不是當幫主的料,現在位子都還沒坐穩呢,就已經開始串通外人了,忠勇伯,此人若是上位,你我二人處境便真如劉邦之于韓信、張良了。”

  忠勇伯沉默不語,臉色變幻了一下之后,才開口說道:“我這條老命是雷幫主救的,雷幫主的兒子要把它收回去也很應該,一大把年紀,也活夠了。”

  “是嗎?忠勇伯怕是不知道韓信的下場,夷三族。”金士杰陰著臉說道,然后又笑了笑:“我就不一樣了,我只是一?-->>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