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警察局。

  徐一凡红光满面地看着一脸憔悴的陈家驹。

  “什么情况!不是办案吗?怎么把自己给办进拘留室了。”徐一凡笑吟吟地看着垂头丧气的陈家驹问道。

  陈家驹被台北警方轮换着人审讯,已经一夜没睡,可没有心情跟徐一凡说笑,此刻审讯的强灯已经关闭,陈家驹闭上眼睛就想睡觉。

  陈家驹想睡,徐一凡可不想睡,这家伙昨晚已经跟丁瑶睡了一夜,一直都日上三竿才起床,这时候精力不知道多充沛,不然也不会闲得来找陈家驹话唠。

  “喂!你大爷,要不要这么困,坐在椅子上你也能睡着?”徐一凡踢了一下陈家驹的椅子叫道。

  “我站着都可以睡着,你信不信。”陈家驹眯着一只眼睛说道:“他们不是说不写悔过书,不让我打电话,也不给见任何人吗?”

  “那你就写呗!就当写行动报告一般!”徐一凡没有节操地建议道。

  陈家驹突然瞪大眼睛,狠狠地瞪着徐一凡叫道:“不写。”

  “靠!又不是我逼你写,你等我干嘛!”徐一凡无语地耸了耸肩膀。

  “你还没说你是怎么进来的呢?”陈家驹问道。

  “我当然是花了钱的,不然你以为怎样?”徐一凡理所当然地说道。

  这下轮到陈家驹无语,原来这些台湾警方也是要钱办事的,还装得多伟大。

  “那你还不先把我弄出去。”陈家驹骂道。

  “行呀!人家说了,只要你写了悔过书,马上就可以走人。”

  “滚,我要打电话,打电话回港岛找标叔。”陈家驹怒道。

  徐一凡无所谓地摊了摊,看到陈家驹又要睡着,徐一凡立刻踢了这个家伙一脚,开玩笑,堂堂一个港岛警司,要担保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