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奉劝你最好乖乖坦白,我们队长已经跟你们强调过了,你们在我们这里是没有执法权的,你为什么要去追西门町。”

  洪爷满头的大汗,一脸的苦色。

  “伙计,能不能先送我去医院,重伤啊!我他妈疼死了。”洪爷虽然表情非常之痛苦,实则心里已经笑开了花。

  他和柯队长一起追上陈家驹的时候,看到西门町躺在地上惨叫,洪爷当时的心头凉了,等到西门町被台北警方拷上拖了出来,洪爷更是心如死灰,他了解西门町这个家伙,知道西门町肯定禁不住警方的严刑拷打,到时候曝出自己,自己就真的在台岛扑街了。

  不过惊喜就是来得那么突然,就在柯队长的笑容越来越灿烂,洪爷的心情越来越灰败的时候,一声沉闷的枪声响起,西门町挂了,一股鲜血慢慢从西门町的头顶涌出,转眼间便染红了西门町的一头白发,西门町身后的陈家驹甚至看到西门町的后半边脑袋被子弹嘣掉。

  “全部小心,是狙击手!”柯队长慌忙地怒叫道,立刻蹲下打开车门掩护,眼睛迅速望上身后街道两边的大厦。

  子弹是从上而下打入西门町天灵盖的,其他人听到柯队长的提醒,也全部蹲下寻找身边的掩体躲藏,可是第二枪迟迟没有响起。

  洪爷蹲在警车后面,心里虽然已经心慌怒放,脸上依然保持着一副死了爹娘的愤恨之情,一双小眼睛滴溜溜地转着,心里暗暗猜测,这道枪声和刚刚那一道枪声非常地相似,会不会有什么关联?还有对方到底是什么人?是西门町的仇人还是知道自己和西门町的事?

  “砰砰——!”

  洪爷身边的柯队长突然对着楼上空处开了两枪,老油条洪爷知道柯队长只是乱开两枪,狙击手抓不到不要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