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塚本先生,我们花钱请的小混混已经都散出去了,相信很快整个湾仔警署的警力都会外派一空。”塚本英二的手下阴险地笑道。

  塚本英二满意地点了点头,他很欣赏这个阴险的家伙,当然,前提是对外面的中国人阴险。

  “报告徐sir,收到报警电话,铜锣湾高斯大道、百德新街、礼顿街区突然出现大量的小混混斗殴,以及破坏街道,请求指示。”

  徐一凡按掉了对讲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再往外面派人就要派出李文斌这最后一支队伍了,到时候就真的没有人镇守警署了。

  “我要知道铜锣湾搞破坏的是什么人?有多少人?”徐一凡拿去对讲机问道。

  “不知道,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些都不是本地的混混,人数暂时无法统计,但是三条街道合计绝对一百以上。”

  徐一凡皱了皱眉头,一百多人,排李文斌出去都不够用,何况还是保守估计,这些混蛋还是散开闹事,就更加不好做事了。

  徐一凡关闭对讲机,拿出自己的私人移动电话,拨打了一组号码。

  “喂!是我!”徐一凡瞥了岳鲁、李富贵等人一眼,走到办公室的窗口低声地说道:“铜锣湾的事是什么情况?”

  “徐sir!”正在和一群手下一起吃宵夜的飞机看到是徐一凡的号码,立刻便往卫生间走去。

  “你是说今晚的那些小混混闹事吗?哦!是西贡大傻的手下,大傻包了我一个大红包,还送了一大堆海鲜,让我撤掉手下,配合他们做一场戏给他们老板看,姐夫你放心,铜锣湾有我看着保证没有什么事!”飞机喝了一点酒,得意地说道。

  徐一凡气得脸色都青了,还大傻,飞机这个白痴,被大傻耍了却还不知情。

  “三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