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韩琛的老婆!”徐一凡沉着脸,脑子迅速转动,衡量利弊。

  “收下她的钱,找人放风声给倪永孝,再刮倪家一笔钱,这事你自己做,不用我教你了吧!”徐一凡说着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顺手撤下湿毛巾擦了擦脸上的口红:“你要是再半夜打电话给我,我干死你。”

  “好呀!”丁瑶冲着Mary一脸的媚笑,挂断了徐一凡的电话,心里却在算计如果拿眼前这个美丽的蠢女人卖一个好价格。

  “怎么样?其他股东同意我入股吗?”Mary紧张地问道:“不用太多,哪怕一两股都行。”

  “没有问题的,股份的事要会计去统计才行,姐姐你就放心地在我这赌船上住下吧!尖沙咀倪家的人就算再嚣张,这里可是湾仔区。”丁瑶笑眯眯地说道。

  Mary点了点头,她也是看中了这里是湾仔区,只有真正混黑道的人,才更加深刻地体会到湾仔区铁打一片的管辖,而且台湾三联帮的势力遍布港澳台,实在不行Mary还可以借助丁瑶的能量,离开港岛。

  只是,Mary可能低估了自己眼前的这个看起来笑眯眯无害,实则蛇蝎心肠的女人。

  第二天.

  徐一凡一回到警署,翻开李心儿整理好的每天工作表与情报,一下子便看见了中区出大事了。

  塚本家族什么的,徐一凡并不放在心上,可是情报上写着的一亿复仇基金却是让徐一凡愣了一下,似曾相识的感觉呀!

  “李心儿,给肖潇去电,我要这个案子的全部详细情报!”徐一凡抽出昨夜发生的塚本集团社长被杀案,递给李心儿。

  “好的!”李心儿接过仔细看了一下,这个出色的心理医生兼秘书,越来越深得办公室生存要道,凡是徐boss感兴趣的东西,她也要感兴趣?-->>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