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奕行回到家后,立刻让歌莲和阿ken等人收拾东西,准备离开拉斯维加斯,彭奕行已经认出了里昂,这不就是那个在中餐馆里面袭击自己等人的杀手吗?彭奕行倒是不怕里昂,只是这个时刻跟里昂动手,很有可能会引起美国政府的注意,现在的拉斯维加斯不仅是州警察,还纠聚了大量的联邦警察,甚至还有不少乔装的fbi密探。

  里昂也是一样,他觉得彭奕行肯定是看到自己的脸了,虽然没有任何证据,但是里昂依然偏执地认为杀进约翰霍普金斯医院的人必定有彭奕行和徐一凡两人,里昂学过一点点中国文化,知道他们中国人,讲究有仇不抱非君子什么的,史丹菲尔在中餐厅便是跟人家结了仇,这才被人追杀到医院报仇的。

  里昂接了杀徐一凡的单子,自然也跟徐一凡和彭奕行结了仇,何况他们在中餐厅已经交过一次手了,里昂更加害怕彭奕行,这个家伙连戒备重重的翰霍普金斯医院都敢杀上去,于警察的严密保护包围圈中宰了史丹菲尔,就一定敢扛上自己,现在拉斯维加斯是什么情况,里昂比彭奕行更加了解,连普通小混混都缩了起来,不敢闹事,万一彭奕行杀上门来,肯定会引起政府的整治。

  里昂回到自己的住处后,便立刻打包行李,抱着自己喜爱的绿色盆栽,乘坐末班车,连夜离开拉斯维加斯,西海岸暂时是呆不住了,里昂想去东海岸看下,他对生活的品质要求不高,只求安静,到哪儿倒也容易适应。

  只是,里昂不知道的是,彭奕行和阿ken也是要往东海岸搬家,但愿他们不会在纽约相遇。

  ……

  徐一凡一大早回到办公室的时候,自己的门牌已经更换了,换成了烫金大字:“徐一凡警司办公室”,肖潇她们行政小组做事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