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霍普金斯医院。

  “查到那两个王八蛋的踪迹没有?”史丹菲尔一只脚打着石膏悬吊在病床上,手里拿着一份报纸,看到进来的是自己的手下怒骂道。

  史丹菲尔的手下自然知道自己老大的性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互相推脱,谁都不想先出声。

  “啪啪嘣嘣”翻箱倒柜的声音响起,史丹菲尔侧着身体翻找着床头位置的置物柜。

  “老大,您要找什么?”史丹菲尔的几名手下面面相觑,其中一个家伙壮着胆问道。

  “我的枪呢?”史丹菲尔激动地怒叫道:“**,老子全部毙了你们这些王八蛋。”

  “我靠!”史丹菲尔的几个手下赶紧走了过去,按住史丹菲尔的手紧张地叫道:“老大,我们已经尽力了,十几条街道全部封锁都搜遍了,出了这么大事,那几个家伙肯定已经跑路了,我们也通知了交通组,有消息立刻回复我们。”

  “废物!”史丹菲尔推开了这几个家伙,有些气急败坏地深深吸了几口气,挤出一个笑容微笑道:“赛蒙,你过来,把你枪给我看下,我就看看,保证你不打死你们这些王八蛋。”

  赛蒙本来还挺靠近史丹菲尔的,听到史丹菲尔的话反而后退了两步,他自然不是白痴,史丹菲尔这话就跟一个男人在床上跟一个女人说:“我就在外面蹭蹭,绝不会进去”一样靠不住。

  “老大,现在这个案子非常地严重,赶来支援的巡逻警,有一名被射杀,三名被炸伤,两名已经无法救治,宣布死亡了,现在不仅联邦刑事组的那些家伙要调查这个案子,听说连fbi也派人来了。”

  赛蒙的话刚一说完,敲门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史丹菲尔警官是吧!我是fbi探员安吉尔,这位是我的助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