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了!老袁!”徐一凡转头对袁浩云点头道。

  这是一间简单的华人诊所。

  莎莲娜已经睡着了,幸好子弹没有打在什么要害的位置,只是穿透了莎莲娜的肩膀,虽然非常疼痛,却是没有危险的。

  徐一凡把位置让给乐慧贞坐下。

  袁浩云模样的男子无语地摸了摸头,耸了耸肩膀苦笑道:“朋友!可能我真的很像你港岛的老友老袁,但是我叫阿Ken,十五岁就来美国混了。”

  徐一凡没有心情跟眼前这个叫阿‘坑’的家伙说笑,从莎莲娜的包包里面取出俩叠美元大钞,看那厚度,一叠估摸着有一万美元,不小一笔钱了,徐一凡数都没数,给那个帮莎莲娜处理枪伤的女医师一叠,剩下的一叠递给袁浩云,哦不,是阿ken。

  女医师兴奋地低声感谢着,虽说是帮助老乡义不容辞,但是有钱收自然是更好的,何况眼前的这几个家伙似乎根本就不缺钱。

  “你什么意思?你以为我帮你是为了这些钱?”阿ken挡开徐一凡递过来的钱,不爽地叫道,虽然他一年也未必能赚到一万美元,但是他有他的骄傲。

  “嘘——!你他妈小声点,出去谈!”徐一凡瞪了阿ken一样,低声地吼叫道,这个混蛋不仅袁浩云样,连性格都像袁浩云那个鸟人一样,就是不知道有没有袁浩云的本事。

  ……

  港岛。

  正在侦查与玛丽当娜相关的那单毒品案件,无端端地连续打了几个喷嚏。

  “袁sir,怎么啦!是不是最近没休息好,这个案子交给我和曹米高跟进就可以了,有新的进展再报告您!”苗志舜看着袁浩云低声地问道。

  袁浩云虽然是苗志舜的直属上司,但是苗志舜其实对于袁浩云的办案能力并不太认可的,只-->>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