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棟很老式的公寓樓。

  一個破舊的走廊。

  “聽著,我們一個月前把貨放在你這里的時候,純度還是百分之一百的,現在的純度變成了百分之九十,肯定是被人稀釋了!”一個一身黑色夾克皮衣的家伙肯定地說道:“這中間的百分之十絕對是被偷了。”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我只是托管人,你們把貨放在我這里,是多少包就是多少包,我絕對不會打開你們的箱子,如果量少了,也是你們托管我之前就少了,我做這行這么久了,你去道上問問我的口碑。”一個滿臉胡渣的矮胖家伙憤憤地說道。

  黑色夾克皮衣的家伙指著矮胖家伙的鼻子。

  “你他媽的要搞清楚一件事,我現在是在幫你,你最好老實交代,不然我就要叫他了。”黑色夾克皮衣男說著指向一道背對著自己的身影,那道身影一動不動地站在走廊里,一點都不受兩人聒噪的爭辯聲影響,就像另一個世界的人,仔細一看,原來這家伙耳朵上塞著一對耳塞。

  “我跟你說,他就不會像我這么好說話了,尤其是他在聽音樂的時候,最憎恨別人打擾他。”黑色夾克皮衣男最后一次警告道。

  矮胖男子不在說話反駁,但是也沒有坦白什么。

  黑衣夾克皮衣男對著矮胖男子悲哀地搖了搖頭,走向被對著自己的白色西裝家伙身后低聲地說了些什么,白色西裝男摘下耳朵里的耳塞,轉身向矮胖男子走了過來。

  西裝男陰森的臉色突然劇變成一個笑臉,這突然的變化讓人很難以適應,這比哪一張陰森的臉色更加讓矮胖男害怕,矮胖男下意識地縮了一下身體。

  “你說沒有偷,那就沒有偷咯!干嘛那么大火氣,來,認識一下,我叫史丹菲爾,你可以叫我史丹,記-->>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