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一凡和彭奕行坐下后,发现VIP厅果然跟外面的普通厅有许多不同,这张桌子上下注的注码最小都是一万美金的,当然这里是不限最小注码的,只是没人买罢了,而且这张赌桌的赌徒虽然众多,但是都比较沉静,不像外面那样,输赢一点就大呼小叫的。

  这张赌桌也是在玩百家乐。

  徐一凡坐下也不下注,只看着别人玩,过了几轮之后,徐一凡发现众人单个下注的注码都不大之后,徐一凡才开始下注,因为他一定要自己看牌。

  这个家伙一下子就把自己的全部注码都推了上去,一丝都没有留下一点钱翻本的意思,一般的职业赌徒都不会这么干,这么干的都是那些土豪菜鸟。

  “闲!”徐一凡叫道,不是他不想买庄,而是他发现这张台上虽然也有荷官,但是荷官不负责发牌,只负责把牌洗好,放进一个透明的牌盒里面,以示公平,然后谁做庄家就谁发牌,徐一凡不愿意发牌,选择了买闲。

  “我也买一千美元闲!”说话的是那个跟赚了徐一凡一千美金的鞋拔子脸鬼佬,这个家伙跟进来就是想看有没有油水捞的。

  监视画面前的一众赌博高手,看到徐一凡的举动,都判定这个家伙是一个赌坛菜鸟,没有过多留意这个家伙。

  很快庄家就开始发牌,徐一凡拿起自己的两张牌看了一下,竟然意外地运气不错,两张牌都是九,总共八点,如果对方不是酒店的话,那么这一局自己便是赢定了。

  做庄的家伙只有六点,这一次却是徐一凡赢了,徐一凡却是不知道,这一局是人家明知会输,故意让他赢的。

  徐一凡台面上的筹码翻了一番,变成来了十几万,那个跟着徐一凡下注的鞋拔子脸鬼佬也赢了一千美金。

  赌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