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怎么做到的?快告诉我,不然我踢爆你出老千!”童可人转头对着徐一凡低声地说道。

  “都说这是秘技了,概不外传的,不过看在大家都中国人的份上,给你点线索吧!用点心机记,我只说一次哦!”徐一凡心里狂笑,脸上认真地说道。

  “嗯!你说嘛!我记性很好的!”童可人一付我会努力学习地当真道。

  “记住!多看看港片,对你有好处的,尤其是赌————圣!”徐一凡怪笑道。

  童可人又不是笨蛋,狠狠地瞪了徐一凡一眼,便气得挥手而去。

  徐一凡笑了笑,看到童可人丢在赌桌上的筹码,眼睛一亮,哎呀!这个女人真是太可爱了,让自己空手套白狼,无缘无故多了几万美金,有点后悔没问她名字了。

  徐一凡能变牌的手法其实很简单,当然,这是对他来说简单,其他人就算是他教你你也学不会,因为徐一凡是利用自己的次元子空间把外面的牌存进去,然后再取出来,在瞬间替换掉自己手里的牌。

  徐一凡把牌收进去自然是直接收荷官手里的牌,因为这家伙的速度太快,而且一张牌的重量也太轻,一张扑克牌瞬间消失,就算是这个时代最尖端的摄像头,都不可能捕捉得到扑克牌消失,更不要说那个荷官了,他根本就没有感觉到自己的手里少了一张牌。

  徐一凡看那个往百家乐的童可人也不像是一个缺钱的主,毫无心理负担地把童可人的筹码据为己有了,还用自己蹩脚的英文开心地跟一众鬼佬解释:“yife!”结果发现几个鬼佬都怪异地看着自己,仿佛自己被马蓉了一般。

  “请下注!”荷官继续朗声叫道。

  徐一凡爽快地把自己身前的几万筹码直接往桌前一推。

  “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