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咖啡!”袁浩云笑道。

  “两杯!”曹米高赶紧补充。

  “阿头,我们跟毒蛇炳的妹妹有什么前途,跟毒蛇炳比较容易拿料吧!”曹米高低声地问道。

  袁浩云摇了摇头,轻轻地喕了一口咖啡:“想学东西呀!那这杯你请啦!”

  “当然没问题!”曹米高豪爽地说道。

  “哎呀!你很豪嘛!我喜欢你!”袁浩云笑道:“那今天都你请,我教多你几招绝的,这些教室里你学不到的。”

  “你是阿头,你说怎样就怎样了。”曹米高摊手道。他一个单身狗,不抽烟、不喝酒、早睡早起、无不良嗜好,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自然是有些闲钱的。

  袁浩云敲了敲桌子低声地道:“你想,假设我的假设成立,毒蛇炳黑吃黑掉包了一部分毒品,那么你觉得他会自己亲自散货吗?”

  “当然不会,他又不傻!”曹米高理所当然地回答道。

  “嗯!这不就得了!”袁浩云给曹米高打了一个眼色道。

  “噢噢!”曹米高恍然大悟地有些激动:“原来是这样。”

  “还有呢?”曹米高虽然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但是这个家伙最崇拜的反而是聪明人,最乐意学习,赶紧继续问道。

  袁浩云虽然未必读过多少书,有多少理论,但绝对是自学成才的野路子天才,在智商上虐曹米高这个肌肉男还是妥妥的。

  “那你说,如果毒蛇炳要把自己手头上的货散掉,最好会找谁呢?”袁浩云背靠着舒服的沙发椅,翘着二郎腿悠哉地问道。

  “自己不能出面,那当然是找自己的手下了。”米高曹说道。

  袁浩云竖起一根手指摇了摇。

  “NO,你忘记毒蛇炳的手下是怎么死的了,说明毒蛇炳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