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砰——!”

  托爾遺憾地搖了搖頭。

  “你終究還是太慢了!”

  韓琛臉有不甘地慢慢倒下,額頭正中出現了一個手指大小般的彈孔,失去意識之前,韓琛依稀聽到了Mary的喊叫聲。

  “老公!”Mary慌亂地喊叫道。

  Mary跑出了一段距離,發現沒有殺手追來,便隱隱感覺到了什么,臉色變了一下,立刻掉頭跑了回來,最終追上了韓琛,可惜,時間還是晚了,即使托爾抱著貓捉老鼠的態度,韓琛依然無法在托爾手下撐過幾分鐘。

  “砰砰砰……!”

  Mary看到韓琛中槍倒地,從自己的包里面摸出一支精致的女士手槍,對著托爾連發數槍,直至槍內的子彈都打空了,尤在不停地‘咔咔咔’地扣動著扳機。

  “哈哈哈哈哈哈——!”托爾攤開雙手狂笑,這家伙就不閃不避地站在那里,一動不動,可是Mary的一梭子彈都打空了,竟然沒有一顆子彈打中自己,托爾也不知道自己發生了什么情況,只感覺在看到Mary的一瞬間,身體本能地頓了,竟然忘記了閃避或者還擊。

  “咳咳咳——!”托爾笑得眼淚都出來了,往下腰猛咳不己,好久沒有這么開心了。

  “啪啪啪——!”托爾灑脫地把手里的手槍丟在地上,雙手夸張地拍著手掌笑道:“你是我見過最有開槍天份的女人,這么近距離射擊,你竟然能避開我身體的任何一處,全部子彈都打飛,嘖嘖嘖!天才。”

  “混蛋!除非你現在殺了我,不然總有一天我一定會殺了你。”

  “憑你?”托爾聳了聳肩膀,突然鬼使神差地開口道:“好呀!我等著你。”

  托爾轉身就走,Mary雖然不知道托?-->>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