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仁!什么緊要事?這么晚還勞煩你跑一趟!”韓琛看到陳永仁上門,黑著的臉頓時笑了起來。

  陳永仁原本是被黃志誠安排在倪坤身邊做事的,目的自然是查倪家的犯罪證據,當時倪坤還在世,倪坤是一個迷信的,上媽祖廟求了一支簽,解簽的老家伙告訴他,‘兄弟相爭、必有一傷’。

  為了不想讓陳永仁跟倪永孝兄弟相爭,倪坤堅決不讓陳永仁在倪家做事,讓他跟著韓琛做事,后來倪坤被殺后,倪永孝上位,倪永孝自然不信封建迷信那一套,倪永孝上位后可相信的人不多,立刻便把陳永仁調回自己身邊幫忙,倪永孝只相信自己家人,世界上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何況他和陳永仁還是親兄弟呢。

  因為跟過韓琛一段時間,是以陳永仁很了解韓琛,從剛進門時韓琛的臉色,知道韓琛剛剛生氣過,立刻站在一旁看了mary一眼沒有吱聲。

  “有什么重要事你快說嘛!是不是關于阿孝?”韓琛關心地問道。

  “呃——”陳永仁皺了皺眉道:“琛哥,是關于你的,我在剛剛收到消息,要人下了暗花要殺你。”

  “.…..”

  韓琛臉皮抽搐了一次

  mary的臉色大變,真要開口說話,看了陳永仁一眼,硬生生地把話憋回嘴里,她當然是第一時間懷疑倪永孝下的暗花,他人被拘留著,最擔心的肯定是自己老公韓琛。

  “呵呵——”韓琛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笑了兩聲。

  “對方下了多少暗花?”韓琛抬頭望著陳永仁問道。

  “一千萬港幣!”陳永仁臉色很差地道,他看到了韓琛和mary的反應,韓琛的城府很深,在想什么不好說,但是對于mary,陳永仁用P股想都能想到mary在想什么。

  “嘿-->>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