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心兒很奇怪地看著自己的boss坐在自己的辦公椅上,很專心致志地做著一件很奇怪的事,至少李心兒很無法理解的一件事。

  李心兒很少見過徐一凡這么認真地做一件事,當然不是說徐一凡做其他事不認真,只是他絕不會長時間堅持不懈地做一件事,尤其是現在這種反復枯燥的事,這家伙最多是三分鐘熱情,把重要的部分做完就收工了。

  徐一凡在擦拭他的格洛克配槍,很專注,很仔細,李心兒以前還沒太注意,現在才發現原來自己的boss還有這么專心致志的時候。

  徐一凡先是一步一步慢慢地拆解自己的配槍,每一個塊配槍都要細細地把玩,用手中的一塊細擦布慢慢地擦拭,一件有一件,慢慢地放在一旁,擦完之后又把它一件一件慢慢地組裝起來,然后又是一頓很用心的輕擦,那專注的模樣,讓李心兒差點起了雞皮疙瘩。

  徐一凡有戀物癖。

  偉大的心理學家李心兒總結道。

  “boss,你不覺得你手上的槍已經很干凈了嗎?”李心兒也是一個奇葩,硬是耐住無聊看了徐一凡一個小時,最后忍不住開口問道。

  徐一凡頭也不抬地回道:“你不覺得你的包包已經夠多了嗎?”

  徐一凡發現李心兒上班,一個星期下來,每天都是一個新款式的包包,如果徐一凡知道李心兒的包包一個月都可以每天換新款的話,肯定要汗死,這個家伙也想不明白,女人要那么多包包和高跟鞋干嘛,你又穿不過來,莎蓮娜甚至用幾個不同的房間來裝她的包包和衣服,當然,莎蓮娜是做服裝設計的,有那么多衣服和包包沒什么奇怪,李心兒就有些喪心病狂了。

  李心兒頓時語塞,白了徐一凡一眼,沒有說話-->>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