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现在郑重的宣布,你现在已经成为我的俘虏!”戴着面具的徐一凡摊手笑道:“我会按照日内瓦公约战俘条例,给你必要的人性优待。”

  “啊——!”看到面前的面具‘V’一本正经地说话,李心儿愣住了,完全捉摸不透这个家伙的思维意向。

  徐一凡要的却正是这种不可猜测的效果。

  “嗯!好的!想不到你答应的还挺爽快的。”徐一凡挥手道:“闪到一边站着,不要挡住门口,由这一刻开始要发言必须先举手。”

  李心儿赶紧举手,人家刚刚是说‘啊——’,不会说‘是’,鬼答应当你的俘虏了,可惜,徐一凡已经转过了头,看也不看李心儿,李心儿俏手都累酸了,看到没人睬自己,这才灰溜溜的放下,心里暗道,这几个家伙倒也没为难自己,连手都没有捆绑,好像还真算是优待,李心儿静静地站在一边不说话,只看着徐一凡三人,眼睛骨碌碌地不知道再想些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楼下的枪火声不断,但是看着房间里面的几个家伙,缩在墙角处的李心儿感觉这里很安全。

  ……

  “你们先走,我断后!”张春不愧是一伙人的头,当机立断地叫道,如果没人断后,他们跑到哪里都会被警察紧咬着,就会源源不断地有警察前来支援,而他们的人数是有限的。

  现在张春这边只剩下自己和陈一元,还有张春的两名手下,而且都伤得不轻。

  “春哥,你们走吧!我来断后,我走不了了。”张春的一名手下拉了一下张春坚决的叫道,脸色一片灰败。

  这个倒霉的手下双脚均被子弹射中,此刻瘫坐在拐角处,连站都站不起来,更别说撤退了。

  “春哥,如?-->>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