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一凡躺在宽大的床上,望着天花板,抽着事后烟的时候,袁浩云也点着了两支烟,递了一根给身旁的江浪,两个家伙深深地吸了一口,眼睛闪烁地望着医院里面被炸药炸得黝黑的天花板。

  “休息好了没有,要上三楼了,照图纸上的指示,控制室在三楼,如果没有估错,尊尼.汪应该就在三楼,擒贼先擒王。”袁浩云笑得露出自己那一口很有个人魅力的洁白牙齿。

  江浪顿时疲惫全消,感觉再苦再累不还是有一个倒霉鬼跟自己一起嘛?值。

  袁浩云却不知道,控制室里面的尊尼.汪也是笑着看着自己的一众慌张的手下。

  “老大!条子好像把我们全部包围了。”一名小头目紧张地叫道。

  “嗯!”尊尼.汪淡定地点了点头:“看来这一次扑得比较重,我这个人,生下来就只会赢、不会输,我决定留下了跟条子硬抗,不想留下了的兄弟可以突围,我绝对不会阻拦。”

  尊尼.汪的十几名骨干手下面面相觑,不知道尊尼.汪是说真说假,这个时候,如果他们都走了,尊尼.汪就真的死定了。

  “刀疤,你走吧!我记得你儿子刚刚满月,孩子不能没有父亲,我不会怪你。”尊尼.汪灿烂一笑:“不过以后没有老大罩着你,你自己要醒目,不要人家欺负你,就傻傻地不还手,记住,只有狠,别人才会怕你。”

  “老大,我不走!”那个叫刀疤的哽咽道:“没有老大我早就死了,更加不会有老婆孩子。”

  尊尼.汪默然地拍了拍刀疤的肩膀。

  另外一个家伙开口对大家叫道:“现在还怎么走?条子已经把医院团团围住了,出去就是死路一条,我们都留下了,跟老大同生共死,妈的,就算是死,也要死得轰轰烈烈,哪个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