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了!有個重要情報我要跟你說下!”袁浩云一邊擦拭著濕漉漉的頭發一邊說道:“昨晚在維多利亞碼頭倉庫,尊尼.汪用來運軍火的車輛是‘明心醫院’的救護車,我懷疑他的軍火庫便是藏在‘明心醫院’的某一處。”

  “醫院嗎?”江浪眼睛一亮,突然一拍大腿:“干!難怪我查了那么多地方都沒有頭緒,把軍火庫設在醫院,虧這個孫子想得出來,這王八蛋要害死多少人!”

  江浪說完便要站起。

  “還有,這個是車牌號碼!你一定要快,這個情報不僅我們知道,灣仔警署的徐sir也是知道這條情報的,還有中環的陳家駒。”袁浩云遞給江浪一張紙條。

  “徐一凡參與進來不是更好嗎?”江浪不明白道,這家伙混在黑社會太久了,江湖人玩地是快意恩仇,這些高層的陰謀他并不太懂。

  袁浩云沒有說話,他也非常糾結,一方面他跟徐一凡是好兄弟,自然不愿意有隔閡,另一方面,徐一凡實在是太出色了,幾乎掩蓋住了其他人的光芒,他也想獨立拿些這個案子,讓別人知道自己并不比徐一凡差。

  “對了!行動的時候,你記得跟伙計說一下!尤其是跟徐一凡那種神槍手說好,我是自己人,別他媽的讓我真的坑在自己人手里了。”江浪想了一下趕緊補充道。

  “哎!只要你夠快,這單案子應該就不會用到灣仔警署的警力,還有高層的事你也別想了,不明白就自己問你老大去,也就是我上司。”袁浩云煩躁地道。

  江浪撇了撇嘴。

  更加覺得警局內部也不是自己的烏托邦,或許自己本來就不適合干警察,愈加堅定了干完這一票就離開港島的想法。

  ……

  圣德堡中學門口。

  “老姐!給?-->>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