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股呀!混蛋!”徐一凡低聲地道。

  袁浩云趕緊把身體往倉庫天花的主梁柱內縮了縮,像徐一凡了一個ok的手勢。

  徐一凡暗汗,這個王八蛋太兒戲了,麻痹的,倉庫下面有幾十人,幾個集裝箱的軍火,你大爺的竟然不好好地貓著,還蹭來蹭去,徐一凡有時候真想不明白,像袁浩云這種家伙是怎么活到現在的。

  徐一凡想了一下,還是不能跟袁浩云這個家伙躲在一起,他自己有豬腳光環籠罩,自己可沒有,萬一被打腦袋,任誰都要掛掉。

  “你們兩個貓在這里,我爬過去那邊查探一下。”徐一凡輕生道。

  “全部把對講機打開,記著,一定要聽我的命令再動手。”徐一凡忍不住再叮囑了一遍。

  “哎呀!知道啦!這么婆媽!”袁浩云不耐煩地回道,正如同徐一凡想不明白他一樣,他也不明白為什么徐一凡的槍法這么犀利卻還那么謹小慎微,不過,此時行動有徐一凡的指揮,袁浩云非常地放心踏實。

  陳家駒也非常地踏實,他當差這么久,只用過警署派發給自己的點三八警槍,袁浩云這個家伙竟然有關系從槍房搞來這么多大火力武器,此刻這個家伙蹲在一個角落,像一個暴發戶似的,腰間插著兩把‘格洛克17’手槍,手里端著一只‘mP5’短沖鋒,兜里還各自放著兩顆煙霧彈,陳家駒現在最想聽到的是徐一凡喊行動的聲音。

  徐一凡的作戰設備自然是自己永久不變的祖傳點三八式手槍,還有那除了睡覺,不管是春夏秋冬,恨不得二十四小時都穿著的避彈衣。

  徐一凡才剛剛找好一個進退兩全的好位置趴下,聽見了一排汽車高速奔馳的聲音。

  “砰砰砰…..”

  一陣槍聲從倉庫外面響了起來。

-->>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