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一凡奇怪地看着袁浩云和陈家驹。

  “什么紧要事?要不要关门这么隐蔽呀!”徐一凡看到袁浩云把房门锁上,调侃地笑道。

  “真是太聪明了,难怪这么快就当上了总督察。”袁浩云先是一个马屁送上,然后笑眯眯地道:“有事找你帮忙!”

  徐一凡表情幽怨地道:“借多少?”

  “哎!你也知道我现在是什么情况!”袁浩云眼睛一亮,顺着徐一凡的话诉苦道:“你知道我快三十了吧,思林老母一定要我有七百尺的房子才肯把女儿嫁给我,现在什么房价,我怎么会有这个钱呢?我去申请公务员宿舍,政府说我没有结婚,没有我的名额,我去他妈的也不想想,他不分房子给我,我怎么结婚?”

  “你觉得我像有钱买房的人。”徐一凡摊手笑道:“没钱买房你可以租房嘛?干嘛非要买下来呢?要是我,就算有钱都不会买房,人连自己的性命都是跟上帝租的,不知道那个老家伙什么时候就要收回去了,房子买下来干什么,租不就行了。”

  徐一凡说得倒是真心话,他从不相信什么天长地久,而且对港岛没什么归属感,自然不会理解袁浩云。

  “我听说莎莲娜的公司准备进军房地产,你看…”袁浩云给徐一凡打了一个眼色贱笑道。

  “喂!你个白痴,说正经事呀!”陈家驹看到袁浩云这个家伙,被徐一凡的一句话引到沟里面去了,赶紧提醒道。

  这下轮到袁浩云一脸幽怨地看着徐一凡了。

  这家伙转移话题的能力太他妈的强悍了。

  袁浩云开始正色地道:“我收到线人非常可靠的情报,今晚尊尼.汪要带人扫关海山的仓库,想找你帮忙。”

  “你们中区重案组的人手不够吗?”徐一凡不明?-->>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