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墅里面響起了陣陣槍戰聲,吵醒了李杰的回憶。

  “要換槍嗎?”看到徐一凡打開了車門,李杰問道。

  徐一凡搖了搖頭。

  “槍是有靈性的!”徐一凡笑道:“我不喜歡換槍!”

  李杰聳了聳肩膀,他絕不相信徐一凡的這套鬼話,但是也知道徐一凡不換槍肯定是有原因的,隨后也跟著下車,給徐一凡遞過一個黑色的盒子。

  “盒子里面是我讓人制作的普通銅芯子彈,一百發,全部查不出記錄的。”李杰一邊說著一邊取出自己的配槍,開始卸出彈夾檢查槍支,這是跟徐一凡學習的習慣,行動之前都檢查一下槍支。

  徐一凡一把接過,笑著點了點頭。

  “對了!你之前給我的那一批特質的鋼芯子彈已經用得差不多了,有空再幫我制一批,以備萬一。”

  李杰點了點頭,把面罩拉上,示意徐一凡要不要行動。

  “不急,等里面的槍聲打得差不多咱們再攻進去。”徐一凡笑著取出一個紅外線眼鏡戴在頭上,開始適應光線,此時,李杰也已經在腦袋上罩上了一個紅外線眼鏡。

  ……

  方偉最近非常之倒霉,兩次抓到田迪文強奸少女,都被他逃過法律的審判,無罪脫逃。

  最可恨的是田迪文這個王八蛋請的辯方律師還是自己的女朋友,西九龍最著名的大律師葉穎,這差點把方偉氣得七竅生煙,方偉是一個老警探了,爬到了高級督察這個位置都不知道破了多少案子,接觸過多少罪犯,他一眼就看出田迪文就是個強奸犯,可惜葉穎就是不信,偏要說,法庭沒定罪這個人便是沒有罪的。

  這簡直是荒謬,如果一個人明明犯了罪,但是法庭又定不了這個人的罪,那豈不是可以逍遙法外,又或者-->>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