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凡!这里,快点过来!”陈家驹招手叫道。

  徐一凡挂掉了移动电话,快步走了过去。

  “大嘴!徐总督察来了,快让个位给阿凡坐下!”陈家驹笑道,这家伙酒品一般,喝多两杯就开始胡言乱语。

  “他们刚刚说我是警署升职最快的,我就说肯定不是,阿凡才是升职最快的那个,现在已经是总督察了,你们就羞吧,大嘴!那时候,阿凡比你还低一级呢?你现在还是一个小警长。”陈家驹语气酸溜溜地道。

  徐一凡无所谓地笑了笑。

  “谢了!大嘴!”向让座的大嘴点了点头:“你儿子上小学了没有?”

  “刚上一年级!嘿嘿!”大嘴住了抓脑袋傻笑地道,发现徐一凡还是跟以前一样随和,顺手便转身拉过另外一张椅子坐下。

  徐一凡迅速地环顾一周,都是以前在中环警署时合作过的警员,徐一凡右手边开始数起的是跟踪组的林艳儿、刘玲、李莉等人,还有原反黑组的几位同事,剩下的就是陈家驹和重案组的人了,都是比较年轻的警员,以前徐一凡跟他们或多或少都有合作过。

  “大家好!”徐一凡开心地叫道:“都好久不见了,我先敬大家一杯吧!”

  大嘴很机灵地取过一个新杯子,给徐一凡满上。

  徐一凡暗靠!要不要这么满,今晚还要做事呢,当然还是很豪爽地举起杯子,一饮而尽。

  “我觉得阿凡不能算,阿凡现在已经离开中环警署了,咱们警署现在升职最快的还是家驹。”一个重案组的警员喝完一杯酒后笑道。

  陈家驹看向了徐一凡,徐一凡不想谈这个话题,枪打出头鸟,升职这玩意,默默地往上升就好了,引人注目就太蠢了。

  “我虽然离开了中环,但是这-->>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