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一点钟。

  空荡荡的公路上一辆车都没有,连路灯都破了几盏,显得有些寂寥。

  突然四五辆黑色的大奔飞驰而过。

  “哼!这个李鹰也太不识抬举了,一点都没有把我们三联帮放在眼里。”丁瑶怒气冲冲地斥道,眼睛在低头的一瞬间却闪过一丝笑意。

  “丁瑶!安排一下!”雷公一脸寒气地比了一个划脖子的手势,在台湾,还没有哪个人敢这样落他面子的。

  “雷生,这是是港岛,杀警察可是很大事件的,我们初来乍到……”丁瑶劝道,若是真的把事情闹大,三联帮倒霉她倒无所谓,但是势必会连累到她,这自然不是丁瑶愿意看到的局面。

  “没事!一个小警察而已,最后无非是花钱搞定。”雷公不在意地道:“不拿出一点手段,别人就不会怕我们,我要让港岛的这些瘪三们知道,不是猛龙不过江。”

  “好吧!我去安排!”丁瑶点了点头,好看的眉头都皱成了一团,她感觉雷公在台湾的那一套手段,在湾仔恐怕是行不通的。

  “嗤……”

  “怎么回事?”雷公皱眉道。

  “雷生,不好了!我们的车子全部被扎胎了。”

  这些家伙把普通地公路把车速飙到像上高速一样,幸好开车的几人都是老司机,不然突然扎胎之下,非人仰马翻不可。

  把车停车后,三联帮的帮众全部下车,发现地上散着很多三角钉,许多颗已经扎进了轮胎。

  “玛德!是哪个王八蛋耍我们?”一名长毛的三联帮帮众大骂道。

  “阿彪!下车看看!”雷公叫道,他的座驾也被扎胎了,几十年老江湖的他本能地感觉到事情不对劲。

  昏暗地灯光下突兀地出现一个一身黑衣斗篷的家伙。>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