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一凡眼睛雖然沒有看向彭奕行,但是全付精神已經鎖定了彭奕行,徐一凡相信,即使彭奕行拔槍的速度再快,都比不上擁有作弊器的自己,他的槍需要從腰間才能拔出,而自己的槍是憑空出現在手里的,近距離射擊,自己幾乎是無戰不勝之人。

  “我想這槍法就是‘v’也不過如此吧!”彭奕行低著頭道。

  啥?徐一凡趕緊剎車,你大爺的,說話能一次性說完不?

  “你怎么知道‘v’的?‘v’的案件不是公開的吧?”徐一凡疑惑地問道。

  “哼…”彭奕行斜起腦袋瞥了徐一凡一眼:“不就是那個鑒證科的吳云信,現在跟著我練槍,經常跟我說‘v’的案情,你可能都未必有我了解‘v’。”

  徐一凡狠狠地暗靠了一聲。

  “‘v’的案件我當然有在留意,怎么?你覺得我不如他?”徐一凡笑道。

  “你的槍法精準度當然超絕,但是,你準備的時間太長了,真正的實地射擊根本多少用處。”彭奕行笑了笑:“要不,下次有案件,帶我見識一下,我也沒見過實際的槍戰。”

  “靠!”徐一凡輕松地笑了笑:“你又沒見過我實地槍戰,怎么知道我不行,我可是應用型的槍手,你忘了,我可是曾經有個‘中環槍神’的匪稱。”

  “一凡、你都沒有懷疑過我是‘v’?”彭奕行突然轉頭盯著徐一凡表情怪異地道。

  “嘿嘿!”徐一凡笑道:“懷疑你有什么用,你要真是‘v’自然會跟我說,不說肯定有原因,我浪費那腦力干嘛?”

  彭奕行給了徐一凡肩膀一拳笑笑,沒有說話。

  等了一會兒,彭奕行突然道:“真的,下次有案子,帶我見識一下。”

  徐一凡點了點頭。

  “怎么?被?-->>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