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上呢?汪东源从油麻地一进入湾仔区就要给我保护起来,他人可以死在油麻地,但是一进入湾仔的辖区就必须给我完完全全地保护起来。”徐一凡指着李文斌的布防图大叫道。

  “对不起徐sir,是我疏忽了!”李文斌赶紧低头道,他满脑子想到都是杀手如何在会场出现,出现后如何拦截,如何拘捕,还真没想到万一杀手在汪东源过来的路上动手呢?

  “联系汪东源的保镖负责人,让他们提供汪东源明天的行程、路线。”忙了一个晚上没有刮到小庄,徐一凡的火气不小。

  “呃!”李文斌低声道:“万一汪东源的人不配合呢?”

  “不配合?”徐一凡乐道:“那就更好了,给我堵死油麻地进湾仔的几条路,看到汪东源就直接给我扣起来,关够24小时,什么活动都不用搞了,大家也不用那么麻烦了,最多事后吃一顿投诉。”

  “对!就这样回复汪东源的人,这里是湾仔,我们不惯着他,要嘛当缩头乌龟,要嘛滚!”徐一凡拍着桌子大叫道。

  “好的!徐sir!”李文斌看徐一凡火气很大,点头便出去了。

  徐一凡在办公室里面眯了一个多小时,天还蒙蒙亮的时候,便开始出发去湾仔码头了。

  李鹰今天的命令是全程贴身看着汪东源,所以一大早便带着反黑一组的伙计出发去油麻地了,现在会场的只有李文斌和刘商与徐一凡,当然还有一百多的反黑组警员。

  徐一凡挥了挥手,让那些警员都按李文斌的行动计划按部就班地埋伏好。

  “咦!海上没有布防?”徐一凡看着宽大的海面转头对李文斌问道。

  “咱们警署没有水警的。”李文斌楞道:“不过我有借了几艘快艇,一旦水上有情况也可以迅速?-->>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