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島中區。

  S.B保安部。

  徐一凡站在李智龍的身后沒有說話,李智龍身旁的一個小胡子身后也站著那個豬頭一樣的周警官。

  坐在中間位置上的是一個大胡子的碧眼鬼佬男。

  鬼佬男看了看左側的李智龍和氣宇軒揚的徐一凡,再轉頭看了看右側的小胡子和他身后豬頭一樣臃腫的周sir,皺了皺眉頭,高下立判。

  “你們給我解釋解釋這是怎么回事?”大胡子鬼佬男怒氣沖沖地把身旁的幾份報紙砸到了李智龍和小胡子男的身前。

  “sir!這還要解釋嗎?這個家伙,我們姑且稱之為警員吧!毆打咱們政治部的探員,而且是兩個打一個,以多欺少,我覺得這種人渣不配在警隊服務。”小胡子警官瞄了一眼桌子上的報紙指著徐一凡氣憤地叫道。

  然后轉頭對鬼佬長官叫道:“還有,我嚴重懷疑李署長的領導能力,這樣的隊伍,這樣的紀律,怎么能治理得好灣仔轄區。”

  李智龍的眼睛一閃。

  “注意下你的措辭,灣仔管區的治安好不好不是政治部說了算的,更不是你歐彼特說了算的。”李智龍嚴厲地叫道:“還有,不要拿你的手指在我面前這樣劃來劃去,我在政治部做事的時候,你還不知道在哪個學校訓練呢?”

  “里奧!”李智龍轉頭對鬼佬男道:“我覺得這件事你應該問問我的屬下,徐一凡高級督察與這位?”

  李智龍瞇著眼睛看了看豬頭男周sir的警員證:“周文江警長是吧!你為什么會與徐一凡督察發生斗毆。”

  徐一凡感覺李智龍跟那個鬼佬男的關系似乎不錯的時候,眼神一閃,心下定了很多。

  “什么斗毆,是你的兩的手下歐打我一個!”周文江怒叫道。

  “什么?-->>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