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术非常成功,伤者已经度过了危险期。”一个身穿白袍的老医生推开了手术室的门。

  “你们现在可以去探视下伤者,但是注意时间不要太长,伤者现在需要足够的休息。”

  没多久,袁浩云便被从手术室推了出来。

  这下好了,袁浩云加上李鹰和其他受伤的几个反黑一组的警员,刚好把一间大病房占完了。

  “没事吧!”袁浩云的麻药还没过去,暂时还在昏睡,徐一凡转头对李鹰低声道。

  李鹰此刻正趴在袁浩云病床旁的一张病床上,刚刚在现场时他还没觉得背后有多疼,到了医院精神放松之后,才感觉疼得眼泪都快出来了,不过这货为了不在手下面前丢脸,把头埋在枕头里面,一抽一抽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货单身狗太久了,落下什么怪癖。

  “啊!没事呀!”李鹰听到徐一凡的声音,赶紧侧头故作轻松地回道。

  “嗯!”徐一凡点了点头。

  没多久,袁浩云中区的几个同事也赶到了。

  “徐sir!你好!”其中就有那个跟徐一凡见过几次的独耳龙。

  “文斌,政治部是什么部门?我怎么没听过。”徐一凡拉过一张椅子坐下,低声地问道。

  啊!不知道你刚刚还揍人家揍得那么虾皮,李文斌暗汗。

  “政治部是祖家放在港岛的一个情报部门,政治部这个名称你没听过,他的全称是SpecialBranch,简称:S.B,S.B探员你知道了吧!”

  “噗!”徐一凡刚刚喝着一口水,听到李文斌说到S.B探员时差点呛到自己。

  “S.B探员?”徐一凡惊叫了一声。

  “嗯!”李文斌认真地点了点头。

  徐一凡乐道:“不错,S.B探员,人如其名,good。”徐一凡说着又差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