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仁,你知道,我一直都想让你回来帮家里做事。”倪永孝笑着拍了拍陈永仁的大腿道,他在家人面前很少板着脸的。

  “现在什么情况,相信你也知道了,我们倪家现在的处境说是四面楚歌也毫不过分。”倪永孝说着递给陈永仁一瓶矿泉水。

  “噢噢!谢谢!”陈永仁有些手足无措地接下倪永孝递过来的水瓶。

  倪永孝摊手真心地笑道:“你在我面前似乎有些拘谨,你不用这样子,我们是兄弟,明白吗?”

  “明白!”陈永仁点头道。

  “大哥、姐他们现在都做了正行,扛起倪家的责任就落在我们俩的身上,爸爸以前做什么事都是为了这个家,现在轮到你我,也不能不扛起这个责任。”倪永孝看着陈永仁的眼睛认真地道。

  陈永仁完全看不透倪永孝是真是假,唯有不停地点头。

  坐在副驾驶上的倪坤的第三个弟弟,看到后座的倪永孝兄友弟恭的样子,欣慰地笑了。

  可惜他不知道,这兄弟两从根本上就是相对立的。

  ......

  “老公,你护照呢?我们立刻过大马。”韩琛的老婆Mary一回到房间,赶忙把所有的锁都上好,然后紧张地翻箱倒柜。

  “过大马干嘛?港岛不是挺好的吗?老婆你坏咯,刚刚从泰国玩回来,现在又想过大马!”韩琛笑道,在沙发上舒服地调整了一下位置躺下了。

  “我不是跟你开玩笑的。”Mary双手叉腰大叫道:“倪永孝刚刚的表情你也看到了,他要动你呀!”

  “不行!我们必须马上离开港岛!”Mary不等韩琛回答便神经兮兮地道:“我们俩离开港岛后,我再叫人做事,搞定了再回来!”

  “叫人做事?老婆你不要吓我!”韩琛叫道:“我跟阿?-->>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