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的改裝槍?”彭奕行搖頭道:“通體都是黑色嗎?”

  “是的!據目擊人描述,它通體都是不反光的暗黑色,連槍口都是黑乎乎的。”苗志舜肯定地道。

  “有趣,這個就是嫌疑人嗎?”彭奕行靠著椅背興趣盎然地問道,身后的歌蓮個感興趣地看著圖像上的黑衣人,他的面具看起來有一種很怪異的氣質。

  “槍的款式確實是槍會賽槍的制式款,但是僅憑這樣一張圖可看不出什么,所有槍會的改裝槍外觀都差不多是這樣,只是在內部微調而已,槍體黑色應該是涂上了消光的材料。”彭奕行把圖像還給苗志舜,聳了聳肩膀,表示愛莫能助。

  苗志舜點了點頭,他也明白彭奕行不大可能通過一張圖畫就能認得出改裝槍,這又不是照片,再說即使是照片也很難,他本人也是玩槍發燒友,槍會改槍不過是改滑膛、扳機、彈簧、撞針等細小部件而已,至于外觀造型倒是沒多大區別,何況殺手還把原色都涂成了黑色。

  “那你最近有沒有給人改過大火力的改裝槍,以前改過也行,或者有沒有人提出過這個要求。”苗志舜問道。

  “呵呵!這個你要想聽假話我可以告訴你,真話就觸及到我作為一個專業改槍人的職業素養了。”彭奕行笑了笑:“恕我無可奉告。”

  苗志舜一聽彭奕行的話,就知道他改過大火力的改裝槍,要知道港島的法律,改裝槍的威力超過2焦耳就是違法的改裝槍械,彭奕行自然不會當著警察的面說出來,原本苗志舜還可以用些強硬手段,但是剛剛徐一凡都說過了,彭奕行是他的朋友,那就難做了。

  雖然改裝違禁槍械是一件違法的事,但是這種事沒幾個改裝槍械的高手能做得到,苗志舜本人家里保險柜便也有-->>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