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況怎么樣?”彼此打過招呼,熟悉了之后,袁浩云開口問道。

  陸啟昌苦笑地搖了搖頭,殺手手法干凈利落,除了那個小女孩之外沒有一個活口,駱駝死在五六百米外的樹林里面。

  “袁sir,我大概看了一下案發現場,應該是同一個殺手所為,同樣是槍法精準,同樣是加大了火力的子彈,而且最重要的一點,都是近距離殺,殺手似乎對近距離開槍有種特殊的癖好,以他手槍表現出來的火力,根本就無需靠得這么近開槍的。”胖子鑒證員疑惑地道。

  當然,胖子鑒證員是永遠不會明白兇手現在的囧狀,五十米的程以內他是一名王者,過了這個距離,他就是個渣渣。

  “等等!有一點我想不太明白,以殺手兩次作案表現出來的狠辣果斷,為什么他會放過這個小女孩?”苗志舜指著趴在車廂里面的小女孩蘭蘭叫道。

  沒人能想得明白,據蘭蘭的表述,殺手拉開車門時跟她是面對面的,殺手看到了她,她也同時看到了殺手,殺手停頓了一下之后,便把車門拉上離開了,按道理說殺手沒理由會放過她,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會不會這是個有良知的殺手呢?”李鷹開口道。

  苗志舜、陸啟昌、袁浩云等人轉頭鄙視地看了李鷹一眼,這世界上只有壞人和好人,沒有有良知的壞人,殺人便是壞人。

  女人都殺了,小孩子不能殺?

  當然,袁浩云現在并不知道他后來認識了一名臥底警員,徹底改變了他現在的看法,這世界上不僅有有良知的壞人,還有做壞事的好人,這個世界從來就不是非黑即白,或者非白即黑。

  “兇手非常地狡猾冷靜,他先用三角釘在前面扎爆了駱駝車隊的一輛車,減少人數之后,再埋伏在這-->>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