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駱駝出事了。”倪坤剛剛想上車,一個手下急沖沖地跑了過來,低聲地叫道。

  “孝!”倪坤轉頭叫道。

  “什么事?爸!”倪永孝抬頭疑惑地道。

  “沒、沒事!”倪坤停頓了一下,搖頭道:“駱駝出事了。”

  倪坤直盯著倪永孝的眼睛,發現他也很是疑惑,自顧自地點了點頭,他自己的兒子自己最清楚,倪永孝就是再壞,都不會對家里人壞,他不會騙自己的,難道是靚坤?

  這樣一來,倪家的生意踏入灣仔便有了可能了。

  “不好!”倪永孝有些慌忙地叫道:“駱駝剛剛來過這。”

  “嗯!”倪坤點了點頭:“這件事根本就不經查的,我去警署一趟,自動報案,交代一下事情的經過,你回去休息吧!跟家里母親、哥哥、姐姐、弟弟說下,不用等我了。”

  “好的!”倪永孝明白倪坤的用意:“三叔,你照顧好我爸!”

  “放心!”

  倪坤的車很快便開走了。

  倪永孝站在原地想了一下。

  從洪興的蔣天生到東星的駱駝,會是靚坤嗎?無論如何,靚坤絕對是兩次事件的最大既得利益者,倪永孝的想法很簡單,拋開所有的嫌疑問題,誰是得益者誰就值得懷疑。

  此時,駱駝出事的地點已經拉上警方的警戒線。

  出事的地點還在尖沙咀,所以現在蹲在地上的是尖沙咀警署的陸啟昌。

  “這一槍是打穿了左側的車窗玻璃,然后再打穿了受害人的頭顱,最后打穿了右側的玻璃窗。”陸啟昌吶吶道。

  “是這個方向,你們兩個往這個方向搜查,看能不能找到兇手留下的痕跡。”陸啟昌從鉛筆指著一個方向叫道。

  “這一槍是打到被害人后背,?-->>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